被寄予厚望的万达电商要面临什么挑战

2015-1-16 16:10:01

从来没有哪一家电商平台还在规划中就获得如此高的关注度和估值,万达电商做到了。不久前,两家境外互联网投资基金作为财务投资人,出资10亿人民币,获得万达电商5%的股权。而这也意味着,成立4个月的万达电商估值已经达到200亿。那么,如此高估值的万达电商接下来要面临的考验是什么?

牵手腾讯、百度后,万达电商迅速膨胀。最新数据显示,有两家互联网投资基金以10亿人民币的代价收购了万达电商5%的股份,这意味着在短短几个月内,万达电商的估值从当初的50亿元注资,达到了如今的200亿元(32.18亿美元)。  尽管这个数字与阿里、京东等电商巨头的估值相去甚远,但和市值不足20亿美元的聚美优品以及仅有7.52亿美元的当当相比,万达电商已经走在了行业前列。在融资的前几天,万达宣布收购第三方支付平台快钱,这意味着万达电商的商业体系得到进一步扎实。

2014年岁末港股迎来年内最大的IPO——万达商业地产,而在IPO前夕,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表示:“面对电商要主动创新,被动迎合只能死亡。”

但尽管利好消息众多、高层重视,这家在电商水泡子里扑腾了好几年的公司依然没能折腾出多大实际声响。

更要引起万达注意的是,在传统商超和百货领域万达的布局基本上宣告失败。数据显示万达百货的收入在2013年只完成调整后计划的91%,净利润增亏7%。这是万达百货历史上第一次没有完成利润计划,也是集团唯一完成指标不佳的公司。近日,万达更是计划将经营不佳的三四线城市的部分万达广场内的万达百货关闭,腾出空间来重新引入餐饮、体验式业态等吸引人气的商铺,涉及关闭调整的万达百货约10家。

利好消息频传却仍无实际手笔,万达电商究竟在谋划什么?

冲击O2O

20141223日,大连万达商业地产股份有限公司在香港证券交易所正式挂牌上市。接受媒体采访时王健林表示,万达电商已在实际操作中,成熟的根本取决于云计算的开发程度,云计算开发若在2015年三季度成功开发,最快就会在四季度面世。

有评论家指出,万达商业地产之所以能够成为去年港股募集资金最高的公司,依靠的正是其在电商领域的布局。在互联网被热捧的今天,线上线下结合的电商故事总是能够引起资本市场的无限兴趣和猜想。

100座万达广场开业仪式上,王健林称:“万达的文化、电商、旅游等三大产业将成为万达发展新的三驾马车。”

有消息显示,目前王健林已不直接管理商业地产,而是将相当一部分精力放在O2O上。根据万达计划,今年三季度,O2O平台将在全国正式上线。为此万达从原计划的上市资产包里剥离了西双版纳国际旅游度假区开发有限公司、青岛万达游艇产业投资有限公司及大连金石文化旅游投资有限公司,将全部股权以41.35亿元的价格出售给万达控股公司。

截至2014630日,万达在中国29个省份112个城市拥有178个物业项目,其中168个购物中心分布于110个城市。万达预计,2014年到万达广场、酒店、度假区的消费者将超过15亿人次。

这些数据显示,万达拥有业内无可比拟的线下资源优势。也正基于此,人们对万达独特的电商之路备感期待。但目前万达电商距离自己的期望值还有一定距离,曾经的万汇网和万达App发展都不让人满意。

牵手快钱

1226日,万达集团在北京与快钱公司签署战略投资协议,获得快钱控股权,这是万达在互联网金融领域的第一桩并购。协议内容显示,并购后快钱仍保持独立运营。知情人士透露,万达入股快钱的交易价格约为20亿元。

这是万达自建“腾百万”电商公司以来最大动作,标志着万达电商正式在互联网金融核心环节布局。对于万达来说,尽管有着庞大的线下商业平台,但却一直受困于支付领域,打开万汇网,除了能下载一些优惠券之外,并没有网上支付方式;而在线下,万达商场里的商户各家使用各自的支付工具,也很难把客流量转换为有效数据。此番收购快钱之后,意味着万达电商可以有成熟的第三方支付使用,对其O2O业务的发展有极大的帮助。

根据艾瑞数据,2014年第三季度中国第三方互联网支付交易规模份额中,支付宝占比49.2%,财付通占比19.4%,银联商务占比11.6%,快钱占比6.9%,排名第四。

虽然和超级巨头支付宝的市场份额相去甚远,但在中国第三方支付行业沉浸许久的快钱也有相当数量的市场份额。更何况,在与快钱磨合成功后,合作伙伴旗下的财付通以及微信支付都能与万达电商形成良好互动。

不过在收购了快钱以后,并不意味着万达电商就此一帆风顺,在腾讯科技看来,万达电商至少还面临两大挑战。

人才困境

此前万达电商的人员流动一直被媒体所关注。

20124月,阿里巴巴[微博]国际交易技术资深总监龚义涛加盟万达电商;1215日,万达万人招聘,高薪猎取电商人才;第二年8月,万达IT部门接管万达电商,诸多团队成员离开;20143月底,龚义涛离职;7月,万达电商COO马海平(微博)离职,而马海平的前任刘思军在万达电商的任职时间同样很短;随后原奢侈品电商佳品网COO董策出任CEO,原高朋网副总裁高峡出任COO,原美国新蛋网大洛杉矶地区CIO曹大军出任CTO。在高管频繁变动之外,还有大量的中层流失,有万达电商的前员工对腾讯科技透露,在最近一两年,中层的流失率超过50%

但在万达内部,电商业务却拥有其他业务线无法企及的地位。王健林在2014年万达集团半年工作会议上特别就电商业务作出指示,为打破公司内部壁垒,所有网上资源全部给电商公司,称这不是要求,而是纪律。王健林表示不能用房地产思维模式来思考电商发展,要给电商创新、决策、财务的自主权,但同时王健林也提醒说,“放手并不意味着放任,还要强有力的监督。”

这正是万达企业文化的用兵法则,有熟悉万达地产的记者向腾讯科技表示,万达的企业核心永远是无条件的执行,在这种文化下,万达内部分为“许三多”和“成才”两派。前者誓死效忠万达,无论什么样的政策都永远执行;而另一批人则希望能够得到更广阔的天空,打破万达封闭的管理模式。而最后离开的往往是更有能力的“成才”派,留下来的则是忠实执行命令的“许三多”。

龚义涛离职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在万达,通常先是用PPT的模式向领导请示汇报,所有的事情都需要领导批准才能做。我们互联网企业出身的人没有这个习惯,我们的思维是发散型--想到哪里就说到哪里。而公司的管理上,互联网企业是扁平化的管理方式,极少有类似行政命令的情况。”

核心问题不解决,万达电商的人才困境仍将继续。

商业地产泡沫

更要引起万达注意的是,其核心业务商业地产前景并不光明。

十年前,商业地产基本以商品买卖、楼层分类清晰为主要特征,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消费者对于生活质量的要求开始有所提高,万达抓住了这一风口飞了起来。

但商业地产却正走向泡沫阶段,根据兰德咨询总裁宋延庆介绍,目前商业地产泡沫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一是开发销售环节,一方面库存高,另一方面潜在供应量巨大;二是招商环节,招商难,空置率高;三是经营环节,商户经营难,开发商回报率低。有数据显示我国购物中心年新增商业建筑面积将分别超过3500万平方米和4400万平方米,到2013年底,购物中心累计存量将达2.5亿平方米。

万达是典型的现金流滚资产、重资产模式,但租金回报率却很低。2011年万达的租金收入是34.6亿元,2012年是52.07亿元。而2012年万达的总资产是3000亿元,收入是1416.8亿元——租金收入占比仅3.68%,这个数字仅比存银行略高。

据兰德咨询的调查数据显示,我国上市房企中有商业地产的,持有性物业租金收入一般占年度营业总收入的3%-5%,高的达到7%。相对于持有性物业资产,租金收入仅占1.5%左右,而经营利润则大都为负。更可怕的是国内商业地产空置率正在逐渐上升,调查数据显示,2012年中国二线城市的平均空置率为10.5%,高于2011年的10.2%,而在一线城市,空置率从2011年的7.9%增加至8.4%

这些数据和现实证明对于万达集团来说,万达电商不仅仅意味着业务转型,可能还是万达集团唯一的救命稻草。

    在获得大笔融资以及收购快钱以后,万达电商应该能够走在一条正确的道路上,但最终是否能够成功还要看如何进行磨合。
(来源:中国产经新闻报)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技术支持| 法律声明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05004094号